Logo
Top
| 动态详情
首页 > 新闻中心 > 动态详情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暨生态环境部生物多样性调查与评估——四川温泉蛇(Thermophis zhaoermii)资源现状调查
发表时间:2019-09-26
来源: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作者:程雨琦 任金龙 蒋珂

青藏高原的天空中、草原上、河流里对于生物生存来说都无易事,它们需要对抗高原上高寒、缺氧、强紫外线诸多不利因素。在如此环境下,每一种生命都在进行着不断地自我挑战和升华,就像随着经幡在风里飘扬的藏族文化。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李家堂团队于2019年7月底至8月初大面积展开了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暨生态环境部生物多样性调查与评估工作本次工作旨在探究四川温泉蛇Thermophis zhaoermii的分布区域、种群数量及其生存现状。

图一:科考队员及当地藏民

温泉蛇属Thermophis隶属于游蛇科Colubridae异齿蛇亚科Xenodontidae温泉蛇属Thermophis,该属目前包括三个物种:西藏温泉蛇Thermophis baileyi、四川温泉蛇T. zhaoermii和香格里拉温泉蛇T. shangrila,均为中国特有的珍稀蛇类,是世界上分布海拔最高的蛇类之一。温泉蛇均生活于青藏高原海拔范围为3500~4400米的地区,主要栖息在温泉附近的石堆、水边和沼泽草甸中,温泉蛇便以此得名。由于高原地区是青藏高原生物区系的发源地,温泉蛇的起源和演化与青藏高原的形成和隆起有着密切的联系。

图二:温泉蛇属物种生态照片


温泉蛇属Thermophis起初为单型属,只辖其模式种西藏温泉蛇T. baileyi见于我国西藏地区2004年四川林业科学研究院刘少英研究员和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赵尔宓院士共同在《四川动物》报道西藏温泉蛇T. baileyi在我国四川省理塘县的分布记录但是,随后经过比较研究发现四川理塘所产的温泉蛇实际上是温泉蛇属一新种,2008年经正式发表命名为四川温泉蛇T. zhaoermii。由于温泉蛇分布往往局限在温泉附近及其周围的溪流、河流边,并且此前调查研究的匮乏,四川温泉蛇自发表以来尚无其他分布记录,对于其分布范围、生境状况、群体大小等信息均属空白。不仅如此,2014年于滇西北的香格里拉发表的香格里拉温泉蛇T. shangrila也仅知于其模式产地,与四川温泉蛇T. zhaoermii同分布于横断山区,两者之间是否有毗连分布区,地理分布界线或是否同域分布等均一无所知。因此,针对横断山脉温泉蛇的生物资源调查便显得尤为迫切。

鉴于以上原因,我们调查以四川温泉蛇的模式产地为中心,向其周围毗连的县并着重向南展开调查。根据各县温泉的记载,以温度、出水量等标准先筛选出一批温泉,再结合地形、路况、实际情况拟定了目标工作区域并以泉眼为中心点对方圆2–5公里内开展工作。在为期数天的工作中,我们选择由北向南的方向先后对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稻城县、乡城县以及作为中心的模式产地理塘县和巴塘县进行调查研究。

图三:横断山区地图以及本次调查研究路线

温润的泉水淌过草甸和石滩,净化着藏族人民的心灵,也孕育着神奇的生命。纯洁的心灵中是对大自然的敬畏,而大自然用无限的生机报之以歌。根据团队以往的调查经验,温泉蛇一般会在太阳放晴后出现在温泉附近的河流中、碎石滩或者草地上进行晒背、觅食、交配等活动。然而高原的神奇总是让人始料未及,我们首先勘探了新龙县的两个温泉,经过调查和访问却都先后枯竭或被水淹没了。随后历经两个小时颠簸的山路车程找到了适合四川温泉蛇的生存的生境的温泉展开重点调查。望着晴朗而湛蓝的天空,即使空气稀薄,我们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正式野外工作的第一天旗开得胜,因为这是温泉蛇出没的绝佳天气。炙烤在更纯粹的日光浴中,认真地呼吸着每一口海拔4200米的稀薄空气,顾不上吃午饭的我们对温泉上游两公里下游至五公里的区域进行了细致的搜索,然而越大的期望带来的是更大的失望,温泉蛇在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吸引着我们。可能朝圣的路不止需要一颗虔诚的心,还需要肉体的遭难,并在遭难中继续虔诚下去。第一天的空手而归、疲惫后的高反头痛加上漫长且折磨的山路,是这片青藏高原在我们内心留下的第一次哀嚎。

“这个点真的有温泉蛇吗?”每个人心中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思忖再三队长还是决定顶着压力重整旗鼓转日再战。同样的温泉我们又历经同样的颠簸,然而这一次青藏高原又带给了我们不同的体验,到达目的地后不仅天气阴暗并且还下起了冰雹,没有午饭的中午也慢慢变成高原工作的常态,同样的区域我们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嘴里唱着《别找我麻烦》里“乌云乌云快走快,你可知道我在找温泉蛇”,内心丧气而焦灼。约一小时后,天空突然放晴,尽管不时乌云继续笼罩还伴有阵阵的雷声,但是凭借对温泉蛇多年的了解,这种天气即便只出现五分钟,也都有可能见到神秘的温泉蛇。距温泉泉眼最近的队员加快了返回泉眼中心的脚步,因为离泉眼越近,受地热影响而基温更高,附近的蛇往往也最先出来。

“蛇!蛇!蛇!温泉蛇!成年雄性!”这里真的有温泉蛇!果不其然不过10分钟,就采集到了一条温泉蛇,这条蛇尾下鳞均为成对,随后的检视确认了是我们找的四川温泉蛇T. zhaoermii,这可与其近缘种西藏温泉蛇T. baileyi尾下鳞相区别,后者的尾下鳞有成单排列的;这个特征也是野外迅速鉴别两者的形态特征。随后,我们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共发现了雌雄幼三个四川温泉蛇个体,甚至还发现了一处资料未记载的温泉泉眼。主角四川温泉蛇的出现不仅抚慰了我们两天来受伤的灵魂,也更新了我们对其分布地点的认知,四川温泉蛇在模式产地理塘北部的新龙县也有分布,这也是已知纬度最高的一个点。

图四:四川温泉蛇成年雄性个体

图五:任金龙为四川温泉蛇拍生态照

图六:温泉泉眼,附近村民常来洗浴

 

图七:温泉生境泉眼向外流出的溪流、沼泽石堆附近是温泉蛇类理想的生境

结束了新龙县的采样工作后接下来是向南,我们随后驱车赶往稻城县并沿路对周边环境进行观察。最后在稻城县的查合温泉(又名稻城洗澡塘)进行了搜索。在温泉附近我们观察到了适合四川温泉蛇生活的生境和适合其捕食的蛙类存在,然而温泉泉眼被完全开发利用并形成了一定规模的旅游度假村,名曰茹布查卡温泉村。所以我们预估该温泉附近区域四川温泉蛇存在概率很低。并且在评估稻城县其他温泉的流量和温度后我们认为稻城县调查难度大。于是决定转向对乡城县的两处主要温泉进行搜索。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而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只有新龙县的惊鸿一瞥,迎接我们更多的就是希望和希望的破灭。除了稳操胜券的理塘县,我们的目标只剩下最后的乡城县一处寄予厚望的温泉,而第一天查探温泉地形不仅没找到温泉在我们心上泼了冷水,还用一场大雨给我们浇透在了高山上,我们也想试着学苏轼一样一蓑烟雨任平生,但山里带刺的植物刺激着我们的每一寸肌肤,这时的我们更像负荆请罪的廉颇。记载中泉区多蛇蛇泉到底在哪里?会是温泉蛇吗


图八:雨中兵败乡城县

当你也记不得是该悲伤还是快乐的时候,觉得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时候,那山头斜照却来相迎。转天在当地热心的藏民的指导下我们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走到了前一天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搜寻到的“蛇泉”。总结了先前的经验教训,我们在泉区附近简单熟悉地形后选择了守株待兔的策略,待气温完全升高后再对周边适合的生境进行搜索。这一次我们以最为经济节能的方法如愿以偿观察到了四川温泉蛇的又一部分点,那天的一切都来得那么轻松写意,就好像我们从来在几天前痛苦过一样,这大概就是我们能为这片土地奉献的最虔诚的祷告吧。

每条朝圣的路沿途都有不同的故事,我们路过的不只是苦难,还有一路上大家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感,但朝圣的路也都有尽头,我们的最后的渴望就是在模式产地一睹四川温泉蛇最早被发现的芳容。那似乎就是最好的结局,在理塘县西边,还是那纯粹的日光映射在帽盒山北麓温润的泉区,那种青藏高原上神奇的物种在用自己的方式向我们讲述着它在这片土地上孑遗后孤独的进化适应,我们也希望通过更好的科学手段将这个故事流传。

这场朝圣过后,虽是完成了调查任务,天空似乎晴朗了一些,心里却又蒙上了一层雾。结合往年对西藏地区的调查来看,温泉蛇的部分生境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些影响,幸运的是当地政府和当地居民都意识到了保护温泉蛇的重要性,这也让我们相信温泉蛇的明天还有很远很远……

    温泉蛇属Thermophis的3个物种:西藏温泉蛇 T. baileyi、四川温泉蛇 T. zhaoermii和香格里拉温泉蛇 T. shangrila在最新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关于征求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名录调整意见函》中均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图九温泉蛇栖息地

本项目四川温泉蛇Thermophis zhaoermii)资源现状调查”得到生态环境部“生物多样性调查与评估”项目和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支持!